365体育投注 > 言情小说 > 威武小娘子 > 468天无绝人之路

时时彩投注: 468天无绝人之路

    慕容钊想的简单。

    淮南王觉着,嫁个郡主过来,并不能够安心。

    男人三妻四妾,何况是将要入主东宫的人。

    他无法保证齐喧以后能做皇帝。

    毕竟定北王还是壮年,不可能留着一个成年的太子在身边。

    所以不如娶定北王府一个郡主。

    反正自己的傻孙子,不好找媳妇。

    定北王家里也有个现成的,名声不是太好的便宜郡主。

    这样,两家既能联姻,以后定北王哪个儿子当皇帝,也不会连累到淮南王府。

    淮南王那只老狐狸算盘打的啪啪响,慕容钊却想笑。

    淮南王还不知道杜筱玖的脾气。

    现在看着齐喧恼怒的模样,慕容钊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他半是警告半是安慰:“不拿你联姻,你就别多事,慕容家会保住你的地位!”

    齐喧却对这个舅舅,彻底寒心。

    他自小就不喜这个舅舅,此刻更是厌恶。

    说到底,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。

    慕容钊为慕容家的长久发展,他齐喧为了姐弟之情,谁也没有错。

    齐喧冲着慕容钊一抱拳:“舅舅说的是,外甥告辞!”

    慕容钊不觉着以齐喧的能力,能做出什么撼动定北王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默默看着齐喧失魂落魄的背影,突然叫住他:“此事你不要对外人提?!?br />
    齐喧回头,苦苦一笑,像极了被抛弃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问:“以后我父王登位,慕容家大可以再送一个女孩进宫;到时候,舅舅是不是就不再管我和母亲了?”

    这种事,历史上还少吗?

    慕容家,可不是父慈母爱的人家。

    慕容钊面色一凝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齐喧。

    齐喧等了一会儿,面无土灰,行尸走肉般推开屋门。

    “喧哥儿!”慕容钊突然叫住他:“找个好大夫,为你娘看一看?!?br />
    这是他现在,唯一能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齐喧依旧是失魂落魄的模样,跌跌撞撞下了楼,领着双瑞等人出了茶楼。

    一出来,齐喧脸色就变的冰冷。

    他目光复杂的回望一眼茶楼,疾步朝外走。

    然而慕容钊很快就反悔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他,犯了妇人之仁。

    这是慕容家的大忌讳!

    全天下都以为慕容家可以撑起一个皇帝。

    可是商人毕竟是商人。

    定北王初时需要慕容家的财力,可是随着他势力的壮大,慕容现在反而要靠着定北王汲取财富。

    百年慕容,不能毁在他的手上!

    慕容钊匆匆回到茶室,朝着定北王耳语。

    定北王眼神一变,迅速打碎了一个茶盏,屋顶顿时响起一阵脚步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都快吓尿了。

    他等了半天,却没见有侍卫闯进来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哆哆嗦嗦:“定北王,你……你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世子别担心,刚才有宵小将们的话偷听出去,以防意外,本王令暗卫去追了?!倍ū蓖趺馐?。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呼出一口气,擦了把冷汗。

    不是针对他的呀。

    刚才定北王摔杯子,淮南王世子差点以为这是一场鸿门宴。

    他连连点头:“这是掉脑袋的事情,一定不能被人听到?!?br />
    永明帝的事情还没完全爆发,他们现在密谋的事情,就是造反!

    造反,诛九族!

    淮南王世子胆子小,当即不想再呆着。

    他急急问道:“亲事,这就说定了?”

    定北王掏出一块玉佩:“说定了,这是定亲信物;未免夜长梦多,世子回家说一声就来提亲吧?!?br />
    淮南王世子握住玉佩,心才有了底,脸上重新有了笑容。

    他的傻儿子,可不用担心娶不上媳妇,淮南王府又有后了。

    伙计们回自己店里,阿毛想了想,这事得给杜筱玖说一声。

    他拿上账本,雇了辆驴车,就往定北王府方向走。

    驴车慢慢悠悠,刚从后门使出胡同口,阿毛就看见齐喧和双瑞,拼命朝他跑过来。

    赶驴车的车夫,老实巴交。

    他一看见这种情况,忙将驴车停在路边,抱着头蹲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齐喧和双瑞,从驴车旁跑了过去,并没有多看阿毛一眼。

    阿毛反应快,学着车夫的模样,抱着头面对墙根蹲下去。

    几个侍卫模样的人从他们身边跑过,其中一个跑出一段距离又转回来。

    “哎,你们两个干嘛的!”他问。

    车夫吓的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阿毛扬起账本:“我给主家报账?!?br />
    “主家是谁?”

    “长兴伯!”阿毛心头一动,没敢说实话。

    问话的人一愣。

    他的同伙耳朵尖,听见了回头喊:“别多事,去追少主!”

    他们是来抓齐喧回去,警告他别乱说话的。

    郡主跟长兴伯关系摆着,还是不要惊动长兴伯,以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问话的人也想到这一层,放过了阿毛和车夫。

    阿毛心惊胆战,那些人喊齐喧少主。

    他不敢多留,赶紧催着车夫走人。

    必须告诉杜筱玖。

    齐喧没想到,慕容钊出尔反尔。

    明明放自己出来,却又派侍卫来追。

    看侍卫打扮,全是父王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舅舅果然成了父王身边一条听话的狗。

    齐喧没功夫为母亲和自己悲哀,领着双瑞跑的贼快。

    不能被抓住。

    抓住一定会被关小黑屋,直到杜筱玖嫁到淮南王府为止。

    他刚才看见阿毛带着账本,知道这小子聪明,因此他装不认识跑过去。

    希望阿毛能将今天的情况,给杜筱玖说一说。

    即便不知道具体情况,凭杜筱玖的脾气,一定也会有所行动的。

    齐喧不知道要往哪里跑。

    他想去长兴伯府求助。

    可到半路,又拐了个弯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找长兴伯。

    梁景湛现在有伤,跟定北王相比没什么实力。

    身后的侍卫紧追不舍,也多亏他以前常被侍卫追,别的本事没有,跟双瑞两个就是会逃跑。

    身后那些精炼的暗卫,竟然一时半会追不上他。

    可是力气总有用完的时候。

    齐喧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眼前又是一个小胡同。

    齐喧想也没想就冲进去,却发现是条死胡同。

    他绝望了,靠在一户的门上直喘气。

    他是能跑,能将侍卫甩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那又如何,最后都是被逮的命。

    齐喧不知道这一次被抓,再出来还能不能见到杜筱玖和慕容王妃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天,从没有觉着天空如此美丽过。

    侍卫的脚步,已经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齐喧对面的一户人家,大门吱呀打开,里面的人冲齐喧喊:“快进来!”
  • 山西出版界融媒体的探索者 2018-09-18
  • 新疆举办2018“文化和自然遗产日”活动 2018-09-18
  • “万众一心向前进”!——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讲话侧记 2018-07-19
  •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“专属保护”装备 2018-07-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