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5体育投注 > 修真小说 > 太古战神归来 > 第六百四十八章:珍宝楼上渡天劫

百家乐投注: 第六百四十八章:珍宝楼上渡天劫

    正值盛夏季节,夜里闷热得很。

    可在珍宝楼总部的一间密室里,一老者却守在一块拳头大小的太阳星核碎片前,脸色有些发青。

    伸出枯瘦的双手,靠近星核取暖。

    身旁堆着一些天阳玉制作的玉盒,盒盖打开,里面的宝物都不见。

    老者看着形如鸡爪一般得双手,青蒿似的脸上涌起一股怒气。

    倒卷的苍眉跳动几下,干瘪的嘴巴张开,发出野兽一般的嚎叫:

    “人族联盟,老子跟你们没完!那可恶的杂种,让你再多活几天。等家叔从仙界送来羽化丹,本座破而后立,不仅修为尽复,还能更进一步。欠我的,人族联盟要百倍偿还!”

    随着怒气涌动,体内法力波动,修为已降到六劫。

    脸色一暗,咬牙切齿的道:

    “酒疯子,茶婆,咱们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忽然,室内禁止亮起,老者打开房门,那日的中年人快步走入房间,低声道:

    “楼主,过两天就是拍卖会正式举行的日子....”

    眼睛看向老者身旁的玉盒,老者知道他要说什么,烦躁的道:

    “通知卖主,他们的宝物我珍宝楼买了,价钱按照市面价格结算?!?br />
    中年面有难色,又低声道:

    “许副楼主似乎察觉了什么,这两天一直往宝库跑,我担心咱们鱼目混珠的那些宝物被他发现?!?br />
    老者眼神阴冷,脸上出现一抹凶戾,恨声道:

    “他一个奴才,也想爬到主子头上,不知道这珍宝楼姓什么吗?找死!”

    中年人道:

    “楼主不要忘记他是管家派下来的人,如果被他发现端倪,族长必会震怒,到时就没有转寰的余地了?!?br />
    老者阴沉着脸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半晌道:

    “把我那颗三彩仙雾兰种子送给他?!?br />
    中年大惊:

    “楼主,此物你不是答应送给三老爷了吗?等三老爷来了,拿不到此物,能把羽化丹交给你吗?”

    老者嘿嘿一笑:

    “那就看三叔的本事了,这毕竟是混沌灵根的种子,即便是棵死种,其价值之大,也不是先天灵根可比的?!?br />
    “三叔惦记了数千年,他会放弃吗?等我实力尽复,再好好照顾许副楼主?!?br />
    许副楼主三字从他牙缝中一个一个挤出,令中年人浑身一颤,心底冒出一丝凉气。

    连忙道:

    “三老爷什么时间到?楼里也好提前准备一下迎接的仪式?!?br />
    老者双眼微眯,“羽化丹被神盟的一个长老拍走,他正与此人交涉,已达成初步意向,不出意外的话,再有三天应该化身降临,等我的消息吧?!?br />
    中年告退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老者看向室外,天色已近辰时,却不见一丝曙光。

    忽然刮起一阵大风,身体本能的一颤,又向太阳星核靠靠,低骂一声:

    “这鬼天气,要下雨吗?”

    此时,珍宝楼总部外飞来一艘战舰,甲板上站立着四人,正是帝昊和玲珑子三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老者伸着一尺多长的脖子,指着前方殿宇重重的一片建筑道:

    “公子你看,那就是珍宝楼总部!”

    其他两人看了长脖子一眼,这家伙一路上总抢话说,经常打断玲珑子的思路。

    帝昊嘿嘿一笑:

    “几位前辈,就停在这里吧,千万别在靠前,很危险哦?!?br />
    玲珑子看着阴暗的天色道:

    “公子,马上要下雨了,不如等雨晴了再动手,杀着也爽快?!?br />
    帝昊脸色平静的道:

    “这天色正是杀人夜,不用为我担心,看我如何让他飞灰湮灭!”

    说罢,直接朝那片建筑飞去。

    长脖子急忙道:

    “玲珑子,快问问盟主到哪了,再晚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玲珑子看他一眼,不高兴的问道:

    “你着急什么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他老乡呢?!?br />
    长脖子一缩头,懦懦的道: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想尽快立功,请雷副盟主帮我度风火大劫嘛?!?br />
    笑面虎一呲牙,皮笑肉不笑的道:

    “我们两个还没渡呢,你想先渡,可能吗?”

    帝昊一边飞行,一边用心眼探查,发现有两栋禁制密布的大楼。

    两楼相隔三十里,一个是藏宝楼,一个是珍宝楼高层闭关的地方。

    五个九劫修士都在,里面还有三十几个八劫修士。

    嗯?怎么没发现那个大乘修士呢?

    他不知道,那个大乘修士已于上月秘密飞升,怕仇家找上门来,一直秘而不宣。

    看到了,杨老怪骨瘦如柴的在密室中烤火。

    帝昊在距离珍宝楼十里处,将身体隐入空中,向那处禁止密布的练功楼靠近。

    珍宝楼的防护大阵并未开启,大势力都是这样,不受到攻击,大阵是不开的。

    一是彰显自己的实力,二是方便本势力人员出入。

    帝昊来到大楼上空,将水龙带出,吩咐道:

    “释放气息,到楼顶上渡劫?!?br />
    水龙大喜,仰头就要咆哮,被帝昊一把按住龙头,叮嘱道:

    “先憋着,等你在楼顶上渡劫时,随便嚎叫,这里是我的仇家,先别惊动他们。等火凤释放气息时,你在放开气息?!?br />
    水龙大眼一转,立刻明白帝昊的用意,脸上露出贼兮兮的贱笑。

    一晃身躯,融入空间,向楼顶奔去。

    帝昊来到另一座藏宝楼的顶端,取出五阳正雷池,从内世界带出那两只火凤。

    经过重塑肉身,在内世界的各种先天之气的滋养下,又经过几十年的修炼,她们都已达到八劫圆满,可以渡九九雷劫。

    远处的三人紧张的看着帝昊,发现帝昊并未动手,在两栋大楼的上空转悠,不知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长脖子的脑袋从后面探出来,突然问道:

    “公子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吓得两人蹭的一下蹦到旁边,刚要怒斥长脖子,耳边传来一道笑声:

    “呵呵,不错,这是要在珍宝楼总部渡劫啊?!?br />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太古联盟的人,就要这样霸气,敢罪了我们,先要有死亡的觉悟!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从空间里走出一个瘦小的老者,浑身没有一丝法力波动,犹如邻家老大爷,笑呵呵的出现在三人面前。

    三人一见老者,脸上露出狂喜之色,连忙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未等玲珑子说话,长脖子探出脑袋抢着道:

    “盟主你可来了,快想办法救救这位公子吧,我们三人也劝不住他?!?br />
    老者淡然道:

    “无妨,既然我来了,就不会有人伤到他,先看看他怎么折腾?!?br />
    “你们三个做好准备,如果有人敢逃走,就地灭杀。既然动手了,就不要放过一人?!?br />
    三人立刻动身,守住四周。

    帝昊和两只火凤站在雷池内,让两凤释放气息,恐怖的威压从这处楼顶席卷向四周。

    另一楼顶上的水龙也释放出九劫圆满的气势,三股气息立刻被天道锁定。

    神兽本是逆天修行,他们进阶受到天道酷制,他们的天劫也比人族的要恐怖的多。

    三道气息同时被天道捕捉,误认为这是在挑战他的威严,那还得了。

    空中的雷雨正在酝酿,立刻就变成了劫云,根本不给渡劫者准备时间,这是要灭杀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此时,珍宝楼的护卫们终于发现空中扑来的威压,将他们一个个禁锢在原地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随着空中一道亮光闪过,水龙身上已燃起天火,瞬间就把整个大楼吞没。

    接着,体内又刮出湮风,将整个大楼包裹,层层禁制在天火和湮风下毁灭。

    楼内传出阵阵怒吼,里面的人想冲出来,一遇到恐怖的天火和湮风,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此刻练功楼内,早已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哪来的天火和湮风。

    只知道整个大楼正被湮风分解毁灭着。

    中年跑进杨老怪的密室,惊慌失措的喊道:

    “楼主,不好了,整个大楼都被天火和湮风包围了?!?br />
    杨老怪一惊,他毕竟是八劫圆满修士,知道这是有人到他家门口渡风火大劫,这是要灭他们珍宝楼啊。

    对方将他们恨到什么程度,才冒着危险,跑到他家门口来渡劫。

    心思电转,他这一生飞扬跋扈惯了,但他作为生意人,很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,八劫以上的修士他从不得罪,更别说九劫了。

    怒吼一声:

    “那个王八羔子得罪了狠人,还不给我滚出来!”

    身形一晃,出现在楼道内。

    扫眼拥挤在楼道内的数百人,厉声道:

    “谁在外面惹的祸,还不站出来,想让大家陪着一起死吗?”

    见众人一副茫然的样子,都互相看着,没人站出来承认。

    知道此人是准备硬抗到底了,心里把那人的祖宗八代骂了一遍。

    现在火燎眉毛,不是审问的时候,看向五位九劫老者,抱拳道:

    “几位前辈,救救珍宝楼吧?!?br />
    几人面色难看,他们有人压着不敢渡劫,有人修为不到圆满,这风火大劫沾上,他们不死也要重伤。

    即便凭着重伤逃出去,被天劫锁定,继续渡劫,还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等在这里是死,出去也是死,没有一点活路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招惹了狠人,让对方如此灭绝人性的报复。

    另一座楼顶上,一道道劫雷落下,楼外的禁制早碎。

    趁雷劫间隙,帝昊把楼内宝物全部收入仙戒。

    大楼在雷劫下层层化为齑粉,三人踏在雷池内,层层下落,整个珍宝楼化为半边雷海半边风火。

    楼外的那些护卫杂役等人早在雷劫火海下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远处的联盟盟主双眼微眯,脸上露出震惊之色,低语道:

    “这是一个小魔头,比雷震还疯狂,惹了他,真是寿星老上吊,嫌命长了?!?br />
    长脖子三人早已惊呆的麻木了,此人确有独灭珍宝楼的能力,这手段够毒辣!

    杨老怪看着一脸死灰的五个老者,这才意识到事情已经严重到等死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甘的问道:“可有别的办法逃生?”
  • 这5棵“中国最美古树”在西藏 2019-05-21
  • 人民日报点赞的孤岛医生:一个人的“水上120” 2019-05-21
  • 池州:上千名幼儿及家长共同诵读古今经典(图) 2019-05-20
  • 北欧的千湖之国被选为2018全球最幸福国家 2019-05-20
  • 深圳多所学校现“水泥跑道” 家长担心孩子摔伤 2019-05-18
  • 一种酵母菌会“投硬币”随机决定基因表达 2019-05-16
  • 看个球容易么?这届世界杯,豪门球迷咋这么难当 2019-05-16
  • 北京市永定门奥迪中心4S店【在线咨询】 2019-05-14
  • 凝聚合作共赢的价值公约数 2019-05-14
  • 本周陕西省多云为主 西安明后天又是高温天 2019-05-07
  • 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 切实维护宗教领域和谐稳定 2019-05-07
  • 回复@海之宁:所以那时候跟着混的人很多!反正又不是自己的,搞好了也没啥好处,搞砸了也不会挨罚…… 2019-05-06
  • 这些“专家”说得相当不靠谱,没有一个说到点子上。事实上不仅“农民没有富起来”,广大工薪阶层也“没有富起来”,其根本原因在于社会财富被个人占为私有的私有... 2019-04-23
  • 现场!南非西北省一华人店铺遭抢劫  80后女子被刺身亡 2019-04-23
  • 胡律师说法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4-21
  • 172| 469| 656| 997| 833| 12| 816| 7| 957| 962|